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順豐集運倉東莞】大學文化:專家學者談全球視野下大學文化

      2020-12-03       

專家學者談全球視野下大學文化

編者按   10月24日,紀念天津大學(北洋大學)建校125週年系列校慶活動之一——全球化視野下大學文化研究第二屆天大論壇在我校科學圖書館舉行。


全球化視野下大學文化研究第二屆天大論壇舉行



該論壇以“人文握手科學——中國現代大學文化的構成與趨勢”和“立德樹人、養成家國情懷,加快構建高校思政工作體系”為主題,彙集了國內外知名教育研究者,集中研討中國現代大學在精神和文化上的追求,分析中國現代大學文化的構成和未來發展的趨向,旨在進一步增強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學的文化自信,更好地助力教育現代化和教育強國建設。我校黨委副書記雷鳴,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原副司長、國家教委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原主任、大學文化研究會顧問王冀生出席會議並致辭。我校副校長鞏金龍,校長助理、天津大學佐治亞理工深圳學院中方籌備主任兼直屬黨支部書記肖松山及宣傳部、發展戰略中心、人文社科處、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安大略教育研究院、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等單位專家學者參加了論壇。論壇由宣傳部部長呂靜主持。

與會專家形成了以新時代的中國大學要成為文化創新的中心、大學文化要在社會發展中起到“燈塔性”的引領作用等“天大共識”。本報特開闢“大學文化”專版,刊登論壇上部分專家觀點摘要,以饗讀者。

文化與科學相生相促落腳點要放在人才培養上

我校黨委副書記

□  雷鳴


雷鳴


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文化的傳承與創新是中國大學的重要使命之一。天大老校長吳詠詩認為,“辦大學就是辦氛圍”,我理解“辦氛圍”是塑造優秀的大學文化,引領校園先進文化的發展方向,提供立德樹人的土壤和空氣,潛移默化地發揮鑄魂育人的作用。

中國現代高等教育已經走過了125年的歷程,興學強國是中國大學的精神元始,是中國現代大學共同的責任擔當和價值追求。1895年,作為中國第一所現代大學的北洋大學建立,由此人文與科學的握手成為中國大學建設與需要探索的一個重要命題。中國現代大學始終根植於深厚的中華民族文化基礎之上,根本是要培養具有家國情懷的人才。中國大學要實現文化與科學相生相促,實際落腳點要放在人才培養上,回答好“培養什麼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一根本問題,也就是如何牢牢紮根於中國民族厚重的人文積澱,更好服務和引領中國的社會發展。中國現代大學由此而生,也應該朝着這個方向不斷奮勇前進。天津大學珍惜這個汲取眾長、集思廣益的難得機會,將以文化傳承與創新來推動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建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斷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在獻身祖國教育事業中書寫人生華章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原副司長

國家教委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原主任

大學文化研究會顧問北洋大學校友

□  王冀生


王冀生


研究中國大學文化的根植之道,要搞清楚核心、精髓和靈魂所在。我國先秦時期大學之道的核心是立德樹人、親民濟世。其精髓在於人文化成,以實現教化庶民和促使天下昌明的目的。大學之道的靈魂是中國的古代哲學思想,其核心是兩個字:仁(即仁道)與和(即和諧)。西方自古希臘以來大學理想的核心在於“自由理性”。中國文化注重人與人的相互關係、注重整體、注重倫理道德,而西方文化是以人對物之間的關係為主,強調學術自由。二者之間既對立也統一,離開自由理性去堅守人道和諧是很難實現的;自由理性注重科學,倘使沒有人道和諧為導向,可能走偏方向;必定要以人道和諧作為導向,同時發展自由理想。對中國近現代大學發展的文化脈絡和經驗教訓要進行客觀地總結回顧,在我國的兩次教育變革中出現了大學精神的衰微現象,表現在教育價值的缺失、大學辦學目標的功利化傾向、官僚化對大學的侵襲、教育學術腐敗等四方面。

教育的對象是人的生命活動,在這個活動過程中,學校這一段過程是非常重要的,由此學校教育應該是讓學生在生命活動中獲得新的生命。高等教育既是一門相對獨立的學科,又是一個廣泛的研究領域,而現代大學在高等教育中具有特殊重要地位,由此,大學文化也要成為新型學科。大學文化研究機構本質上是一種社會的經濟組織和政治組織既相互關聯又鼎足而立、以傳承和創新文化為己任的功能獨特的文化組織。育人為本、科學為根、文化為魂是三位一體的大學哲學觀,三個都要抓,三個都要硬,不能兩手硬一手軟。育人為本是大學存在的第一要義,文化為魂是大學賴以存在的精神支柱。一個沒有靈魂的大學是一個不合格的大學,沒有靈魂的學科再強也強不到哪去,大學要有信仰。全球視野下的當代中國大學之魂,我覺得應該走中國特色綜合發展道路,綜合當代中國的大學之魂和人道、理性、創新與和諧。

儒家文明與中國大學的核心價值觀

國際比較教育學專家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安大略教育研究院

我校大學文化與校史研究所客座教授 

□  許美德


許美德


“儒家文明與中國大學的核心價值觀,從比較高等教育視角談中國教育的特點”是我研究幾十年的題目。回顧世界上大學教育的發展歷程和不同模式,十九世紀出現了歐洲大陸模式和英美模式,主要的核心價值觀是大學自治和學術自由。這個領域或範疇從來不談包括中國儒家文明、印度文明等其他文明的教育,而這兩個東方文明的歷史確實比歐洲久遠多了。我們應該瞭解和學習亞洲文明,促進西方的高等教育比較學,承認儒家文明的大學模式。我覺得在中國大學研究高等教育,應該把中國儒家文明的價值介紹給國際領域,讓高等教育比較學可以更廣泛,也包括東方大學一些價值觀。特別是天津大學作為中國歷史最悠久而又最具現代性的大學,應該把中國儒家文明的價值、中國大學的核心價值和學術傳統介紹傳播給國際社會,讓國際高等教育比較學可以更廣泛地包含中國大學的價值觀。

新工科發展建設中要強調人文因素

北京大學原常務副校長

高教學會大學文化研究分會顧問

□  王義遒


王義遒


新工科發展建設中要更加強調人文因素,工程面對的是人,必須非常強調人的需求、人的感情要求和人對物質的要求。新時代應運而生的新工科就是要培養新建設人才,而人才培養中最重要的問題是創新與融合。在新工科建設中要注意以上人文問題,這樣才能夠真正把學校辦好。我們越是新,越要避免過於機械的辦學,要加強人文思維。

以博雅教育提高未來公民的韌性

國際比較教育研究專家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我校大學文化與校史研究所客座教授

□  查強


查強


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之間的關係是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過程中所面臨的重要文化難題,全面研究正確處理二者關係,對推動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意義重大。要從人文握手科學的起點、主體維度、社會維度多角度探討人文和科學的交融對社會變革的引領及科學教育與人文教育融合的實現機制。家國情懷是需要培植的,要以家國情懷進行思想政治教育,這種情懷才能真正融入血液裏面,融入一生,融入事業追求,這樣才可能產生強大的動力,使受教育者會對國家和民族作出貢獻。要做好家國情懷培育,需要在思政教育機制上尋找家國情懷的立足點,堅持歷史和現實相結合、理論和實踐相結合、顯性與隱性相結合、個人奮鬥與國家民族相結合。

人文和科學交融將引領社會變革

重慶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

□  王官成


王官成


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之間的關係是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過程中所面臨的重要文化難題,全面研究正確處理二者關係,對推動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意義重大。要從人文握手科學的起點、主體維度、社會維度多角度探討人文和科學的交融對社會變革的引領及科學教育與人文教育融合的實現機制。家國情懷是需要培植的,要以家國情懷進行思想政治教育,這種情懷才能真正融入血液裏面,融入一生,融入事業追求,這樣才可能產生強大的動力,使受教育者會對國家和民族作出貢獻。要做好家國情懷培育,需要在思政教育機制上尋找家國情懷的立足點,堅持歷史和現實相結合、理論和實踐相結合、顯性與隱性相結合、個人奮鬥與國家民族相結合。

一切創新都應以傳統為出發點

國際比較教育學研究專家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

我校大學文化與校史研究所客座教授

□  楊鋭



楊鋭


人類歷史上的主要文明傳統及其重要代表人物有孔子、釋迦摩尼、蘇格拉底、柏拉圖等。直到今天,這些偉大的思想和傳統仍然在深刻影響着我們的生活。二十世紀末的文化關係一方面是多種文化互相交流、互相影響,另一方面不同傳統之間的新關係,所有非西方文化都必須對西方文化作出反映,這是一種共存而不平等的關係。由於全球化進程及西方大學模式的全球推進,尤其是英語及互聯網的廣泛使用,世界知識體系今天變得更加不平等。因此,我國大學中的文化現象是一個關係到國家、民族以及其中每一個個體命運的重要問題。晚清以來我國知識體系由傳統轉向西方,從傳統的經史子集的傳統體系轉變為以西方經驗為基礎的學科分類的知識體系,成為現代大學的基本設置。西方的知識體系已經成為我們現代知識體系中最主要的內容,進入我們的學校和我們的社會方方面面。之所以與自己的傳統斷裂、不瞭解自己的文化傳統、長期以來科學與人文結合不好,我個人認為是由於有一點被嚴重忽略了,即在講人文時更多指的是傳統,論科學時更多指的是西學,由此可見,東西相融還有待深入。我們要重視和審視傳統,一切的創新都是以傳統為出發點。善於繼承才能夠創新,同時我們要關注大學雙文化或多文化現象,從而研究學人化西能力的表現,研究是什麼樣的教育經歷促成他們成功,以便能夠將之推廣至更廣泛的人羣,這也是我們大學文化研究中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立德樹人養成家國情懷的天大思考

我校校長助理

佐治亞理工深圳學院中方籌備主任

□  肖松山


肖松山


家國情懷背後藴含着深刻的哲學思想和教育理念。家國情懷在2014年正式寫入天津大學章程,作為人才培養目標的首要關鍵詞,表述為形上形下、達材成德,家國情懷、全球視野,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黨的十八大後,家國情懷成為一個具有廣泛影響力和古典主義色彩的現代流行詞。

天津大學提出家國情懷是出於問題導向、教育方針和學校使命召喚3個層次原因。家國情懷的含義豐富,體現在每個“天大人”身上,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也應該有不同的理解。我們常説的家國情懷指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家有國一分為二又合二為一。復旦著名學者張維維認為,美國人是樹木哲學,中國人是森林哲學;美國人強調個體,中國人更強調整體。我準備做的工作就是希望把這兩種想法結合在一起,既看到樹木又看到森林。按照系統哲學分析,我們面臨的最基本的矛盾是學生全面發展與大學分科治學、分專業培養方式的矛盾。用馬克思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基本原理來重新凝練提升大學的功能結構,大學是以人才培養為中心,以創造未來為方向,教學科研、文化傳承創新、社會服務和國際交流與合作形成高度關聯的系統。從探索哲學的思想或者哲學思維範式來看,家國情懷背後的理念叫做格物致知、知行合一。

以學生為中心推進幸福學園建設

北京經濟管理職業學院黨委書記

□  張連城


張連城


如何圍繞以學生為中心,實現學生成長成才和教師成長成功是學院這幾年一直關注投入精力的事業。其精髓在於以總書記的奮鬥幸福觀為統領,推進學校的幸福學園建設,進而構建學校思想政治教育和“三全育人”的體制機制。我們在實施過程中強調全員參與、時與空上的全方位覆蓋、盡職崗位盡職責任,這樣才能把立德樹人真正融入到思想道德、文化知識和社會實踐各個環節,去培養“有追求、有興趣、有素質、有能力、有自信、有尊嚴”的六有人才。

大學文化的匯通 行動和轉化

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副院長

□  蔡文鵬


蔡文鵬


全球化視野下大學文化的研究首先體現了匯通的思想。高校在思政課、課程思政、大學文化與家國情懷等領域的內在邏輯也在於匯通。清代學者講做任何事情慾求超勝必先匯通,匯通是一種境界。只有這樣各部分才能作為一個系統的工程。大的匯通形成一個系統工程,才能在新的時代,新的時期把很多工作做好。我們有很好的傳統和基礎,需要在新時期加強正確的引導和認識。

關於立德樹人和家國情懷這一主題,實則包含大學精神的內容,我贊同中國大學精神四字就是明道濟世。從清華大學歷史上形成的辦學風格、行勝於言的學校校風和行動上看,行動是大學文化凝聚的重要因素。大學物質文化、大學制度文化、大學精神文化的成果還要進行轉化。在新的時期,怎樣通過論壇、文創、通俗歷史書等喜聞樂見的方式進行成果轉化,不管對於大學文化的研究和建設、對於立德樹人,還是對於加快構建高校思政工作體系都是具有重要意義和啓示的問題。以這些方式滲透才能促使學生不是被動、而是主動地去接受。如何春風化雨般地對學生進行文化薰陶是我們後續可能需要探討和聚焦的問題。

匯聚思想 凝聚天大共識

天大大學文化與校史研究所所長

□  王傑


王傑


“人文握手科學”形成的中國現代大學文化代表了中華文化新的發展方向。當前“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有機銜接,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新時代的中國大學要成為文化創新的中心,大學文化要在社會發展中起到“燈塔性”的引領作用。大學要構建文化育人結構體系,與“大思政”格局下的育人體系相融合,“三全育人”“五育並舉”,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智慧和力量。

(本版文字和圖片由大學文化與校史研究所提供)


(本版刊登於2020年11月30日《天津大學報》第3版 責任編輯 李丹 彭莉 學生編輯 劉佳慧)